核心提醒:文章称,在这个履行联邦公共卫生系统的国度,那些接收科学和卫生专家建议的州在很大水平上胜利遏制了这种病毒,而在那些不接收科学和卫生专家建议的州,沾染率则急剧上升,以至于失控。

参考新闻网9月30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9月22日发表美国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阿希什 杰哈题为《一种病毒,两个美国》的文章,摘编如下:

在美利坚合众国,一种病毒有两个国度在应对。国度层面的政府基础上废弃了应对疫情的义务。但在这个履行联邦公共卫生系统的国度,那些接收科学和卫生专家建议的州在很大水平上胜利遏制了这种病毒,而在那些不接收科学和卫生专家建议的州,沾染率则急剧上升,以至于失控。这两个美国的差别揭示了美国联邦制度面对一个世纪以来最致命疫情时的优点和弱点。

美国联邦政府对疫情的应对不仅无能,基础上也是无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引导的政府没有采用全国性遏制举动,而是让各州自谋前途,同时散布过错信息,鼓动针对封控办法的敌意。

美国的联邦制度为各州保存了依据宪法没有明白赋予国度政府的权利,这个制度使各州可以制订自己的抗疫打算。在缺少国度层面负义务的引导作用的情形下,一些州采用了明白反科学的做法,疏忽证据和风行病学。另一个松散的州联盟则朝着相反的方向行事,让科学推进政策。成果天壤之别。